美的置業不能停:何享健的號子與郝恆樂的纖繩_中山區當舖,松山區當舖

中山區當舖,松山區當舖政府合法立案借貸有保障

借款需知:客戶年齡:只要您年滿20歲~70歲皆可辦理。客戶職務類別:各行各業皆可辦理 原車貸款 不限職業類別(無業亦可)。

2018年10月11日,美的置業(03990-HK)於港交所上市,數載未曾露面的美的創始人何享健走到台前。敲鐘的時候,他舉重若輕,歡笑開懷,絲毫不遜於2013年美的集團(000333.SZ)整體登陸深交所。

相比之下,大鐘另一側,美的置業董事局主席、執行董事兼總裁郝恆樂則顯得緊張很多。絲毫看不出自己掌舵的美的置業吹響起錨號角時候的興奮,倒似背負了難以言述的沉重負累,每向前的一步,都舉輕若重,如臨生死大淵。

在外人看來,這樣的落差毫無道理。何享健乃開明爽快之人,早已看破江湖市儈。市值千億的美的也能轉交以方洪波為首的經理人團隊,太子何劍鋒也只能作為股東分紅而已。這世界,何享健看得通透,放得開闊;偌大的美的置業,郝恆樂干就完了,沒必要考慮那麼多。

可是坐在郝恆樂的位置,真會這樣輕鬆嗎?作為美的置業這條大船的縴夫,是何氏家族江山的衛士,豈能有些許閃失?老闆說沒事兒,說天大地大任我行,就以為真的沒事兒,真的走個大步流星,那不是傻嗎?

於是,在隨後的人生軌跡中,在何享健鋪就的賽道上,郝恆樂能做的只有奔跑,而且只有起點,沒有終點;只能向前,不能後退;只能加速,不能休息,這就是接班人的命。何享健與郝恆樂都看穿一切,一張笑臉,一張苦臉,今後的人生都已寫在臉上。

鐘聲響起,何享健高喊着前進的號子,郝恆樂拾起了美的置業的纖繩。何氏家族坐船頭,郝恆樂岸上走。

1、口是心非

“目前情況下,(市場)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所以我們堅持不去拿一些非常高地價的地王。”3月31日,美的置業2019年度業績發布會上,郝恆樂語氣堅定,不容置喙。

不過這觀點越是明確,與會人員越是疑竇叢生:都是跟着美的置業同行多年的“老面孔”,內心裏總覺得郝恆樂的話非常彆扭。

要說對,這一年美的置業確實挺保守,北上廣深四個超一線城市房價風起雲涌,可美的置業從不去湊熱鬧;只要是高地價的區域,從來不見這家公司去搶地王。

要說不對,美的置業也沒閑着。揮舞着高額的支票,在二三線城市大肆吸納土儲。原本以為2019年4月以4.71億元、溢價24%拿下惠州地塊已是大手筆,誰料隨後接連拿下浙江台州、武漢東湖與江夏地塊,溢價率均超過50%——這是個“瘋狂的四月”。

其實瘋狂的又何止一個4月?根據中指研究院數據,2019年1-9月美的置業用269億元,拿下546萬平方米的土地,一度超過招商蛇口(001979.SZ)、綠城中國(03900.HK)、世茂集團(00813.HK)等頭部房企。

這是面對市場波動時應該有的樣子嗎?一線城市之外恣意買地,很少關注溢價,那氣勢,不是地王,更勝似地王。

活動現場,沒有人追問美的置業如何解釋這些舉措。畢竟那是一個承上啟下的會議,說不定觀點是針對未來的判斷,“不拿地王”說的是2020年後面的日子。要知道,疫情影響的還是2020年的業績,這一關才難過。

可是真到了那時候,美的置業的答案並沒有改變,還是要大幹快上。

截至2020年上半年,美的置業仍然在激進推動全國布局。除了佛山禪城南庄地塊300萬元的溢價相對較低,其他地區的表現仍然非常活躍,動輒就是20%以上的溢價。

“現在是土地市場風險最大的時候。”每當記者詢問融創中國(01918.HK)未來要怎麼走,孫宏斌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神態,留下這樣一句話。聽上去,似乎與郝恆樂的判斷一致。

“我認為公司沒有必要高價位拿地。”又是看空高價市場,又要倡導主動避險,中期業績會上郝恆樂仍然是年初態度。不求木秀於林,但求全身而退,然而身體卻很誠實——美的置業就是要向前,這與行業起落,市場陰晴沒有太大的關係。

這一次,似乎沒有人提出質疑。有過上一次口是心非的經歷作為參照,人們已經習慣郝恆樂先釋放一個力求穩健的信號,后大踏步向前邁進的行為套路。就好像年初總結2019年時候一樣,無論表態如何內斂含蓄,緊隨其後的都將是一往無前。

只是與上次不同的是,美的置業沒有讓關注者等太久,9月10日隨即以97.2%的高溢價,以及9.93億元的總價,收穫廣西南寧經開區70畝地塊,刷新該區域地價紀錄。

此番纏鬥歷經18輪角逐,參与者不乏碧桂園(02007.HK)、龍光集團(03380.HK)、金科股份(000656.SZ)等頭部房企,可是論魄力,它們還是敗於美的置業。那股勢在必得的勁頭,在地產圈不多見,那就是一個王。

眼下的美的置業仍然坐在火箭上,根本停不下來。

2、人生的馬場

美的置業車速這麼快,郝恆樂不害怕嗎?

肯定怕,怎能不怕呢?當“三條紅線”的緊箍咒念起,哪家房企不是噤若寒蟬,變賣資產回籠資金,將指標降至安全線以內;各地限購政策執行,哪家廠商不是視庫存如重負,打折促銷紛至沓來,此刻開疆拓土,前路障礙實在太多,減速都應該是必然選擇。

再看郝恆樂的履歷,1998-2005就職美的期間,他一直從事法務工作:從法律管理科科長到法務部部長助理,再到法務部部長,“合規”本是他人生底色。關鍵時刻,他應該扮演“白衣騎士”,當然,不是駕長車飛馳而去,而是果斷踩剎車避開風險。

不過在掌舵美的置業之後,面對這輛飛馳的列車,郝恆樂並沒有踩剎車;更多的時候,他在加槓桿、加速度。

根據招股書數據,2016-2017年美的置業負債已經從547.94億元飛速增長至1008.14億元,郝恆樂自2018年5月15日調任美的置業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後,2018-2019年公司負債從1537.35億元增長至2185億元。

※申請二胎房貸需注意事項

銀行對房貸的保守態度,不只是一胎,連二胎也是!除了考慮房屋殘值外,還會考慮申請人的信用狀況等,讓申貸房貸或增貸都很困難

風險已然很高,卻還要讓高負債的大火繼續燒下去,可見郝恆樂面對的選擇題,有些東西的優先級更高,高到凌駕於風險之上。即使需要面對巨大挑戰也不能減速,而且這一切沒得商量。

放着安穩的日子不過,非要去做一番不平凡的事兒,這有點像蓋烏斯·屋大維:他不滿足擊敗共和派首領布魯圖和喀西,消滅古埃及托勒密王朝後,去享受太平盛世,而是向農業徵收重稅,延續王朝奢靡。《奧古斯都》記載,屋大維死前給出理由:自己聽從了命運的安排。

都說命運這東西,看不見摸不着,其實都客觀存在。在屋大維身上,那個力量是他的自負;在郝恆樂身上,那個力量是何享健。

這是一層很微妙的關係,或許何享健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畢竟2012年8月25日,將美的集團交於職業經理人方洪波之後,已是過了八年退隱生活。為何人走了,影響還在?

其實對郝恆樂而言,平時的確少見何享健,可是壓力絲毫不減。

“企業從幾百億發展到上千億,我個人肯定做不到,只能靠職業經理人(實現)。”當年,何享健留下這句話,美的集團的“經理人馬場”正式開業。這是一次優勝劣汰的評比,誰跑得快,誰就能當船長;如果跑不快,還是要給快馬讓路。

所有馬匹中,方洪波成了千里的盧,推動美的集團市值從當時不足千億提升至6327億元;相比之下,郝恆樂的表現要暗淡許多,美的置業2018年底上市,市值約164.13億元,兩年過去了,市值也才191.53億元。

即使劃定2019年1月為起始點,美的集團的增幅仍然高達121.1%,美的置業只有16.7%,郝恆樂怎可能高枕無憂?要知道,何享健在看着自己,持股81.26%的“公子”何劍鋒也在看着自己,只有這點增長,夠嗎?

“美的的人才觀是看業績說話。”這就是何享健定下的生存法則。這麼看,郝恆樂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

3、向上的代價

人總是希望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窮盡一生做出一番事業。可是很多時候,結果告訴我們,一切不過是徒勞。一切還是裹挾在小圈子里,郝恆樂正是如此。

“房住不炒”的基調仍然不變,監管部門“三條紅線”不斷收緊,面對這些壓力,美的置業總要有個表態,這是規定動作,容不得半點搪塞。此時,郝恆樂釋放減速的信號,給主管部門和投資人吃下“定心丸”。

不過,那是在宏觀世界的需要,回到美的置業的小圈子,減速就是罪。郝恆樂還要為增長負責,還要為接班人的位子負責。他需要增長,需要用業績證明價值,那些高溢價收編的土地,那些被虎口奪食的房企,都是最理想的參照系。

於是郝恆樂必須搶過它們的獵物,無論價值幾何。

當然,這一切不過是個開始,何享健不可能因為住進了美的置業開發的君蘭國際高爾夫社區,就認為郝恆樂是理想接班人。外面的世界才精彩,郝恆樂要跑到廣東、珠三角,甚至大灣區之外,成為地產業的百強、五十強,甚至十強,才能入得何享健法眼,才能讓方洪波的成績不那麼耀眼。

於是從上市的第一天起,郝恆樂可沒想過只做區域房企,他要飛出順德,而且越遠越好。

“長三角無論經濟總量、人口流入、區域面積都遠勝於大灣區,天花板更高。”按照郝恆樂的觀點,美的置業需要變得更加龐大,因此必須闖進更大的市場,而且不計代價。如此看來,長三角比大灣區、珠三角更有想象空間。

按照2019年統計口徑,美的置業長三角區域業績佔比為35.9%,遠超過總部所在地珠三角區域的18.5%;截至2020年上半年,長三角區域佔比已經達到46.5%,珠三角地區進一步降至14.6%——美的置業確實越走越遠,也越走越快了。

只是地產畢竟是門生意,總會有陰晴冷暖,跌宕起伏。何況在整個市場都在內收時,持續地擴張必然付出代價。

參照2020年半年報,美的置業實現營收209.4億元,同比增長47%;歸母公司凈利潤20.2億元,同比增長14%。換言之,為了放大規模,美的置業犧牲了利潤空間。

那麼好的土地,誰不想賣個高價?不過定了高價,美的置業能敵過動輒八折,甚至七折清理庫存的恆大嗎?能戰勝在線上甩賣樓盤的富力嗎?不犧牲利潤,美的置業的業績如何繼續增長?為了擴張規模,這一步必須走。

擴大了業務半徑,下一步就是考驗開發效率。美的置業也在貫徹碧桂園的“456”原則——拿到地后4個月開盤、5個月資金回正、6個月資金再周轉,不斷加快循環速度。因此在碧桂園樓塌了以後,美的置業也是事故不斷。

可是郝恆樂有選擇的餘地嗎?如果放棄高周轉,手裡還有什麼可以證明自己作為“接班人”的價值?這是一個封閉的賽馬場,走得進來,飛不出去。哪天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現在的路不好走,可以郝恆樂還是得走下去。

4、結語

美的置業是座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裏面的人想出來。

在美的內部,工齡超過方洪波、郝恆樂的人很多。當何享健在美的各部門推行“經理人接班”制度的時候,誰不想在最高處體驗風光無限?能者多勞,多勞多得,誰都理解此檔普世規律。

可是真的到了管理層頂峰,需要將義務與責任擔起來的時候,此中需要隱忍的壓力有很多,哪個不是壓力千鈞?又有幾人能夠承受?

眼下,郝恆樂還在挺着。

【本文作者劉亞傑,由合作夥伴一點財經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當舖借款、支票借款一通電話免費諮詢

台元工商融資質借中心給您最專業最親切的服務,沒有銀 行繁瑣的手續,給您快速、簡單便利、低利息的典當流程,成為您去煩解憂的好幫手。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