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技的新火種

當我們在談論智慧城市建設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

這是一句標準的卡佛句式。

同時,這也是一個基礎但卻永恆的問題。我們到底為了什麼在建智慧城市?

解決城鎮化發展過快帶來的“城市病”?建設数字政府,提高辦事效率?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誠然,這些願景,正在我們日新月異的城市一一實現,但人們在獲得美好生活的同時,對於未來願景的嚮往是一直存在的。

数字化也正在為人們帶來更多的可能。無疑,這也給提供数字化技術的企業帶來挑戰:

“如何用数字化技術實現人們對城市未來的願景”

1

把自己“問”進京東數科

2017年JDD上,鄭宇作為行業嘉賓參會演講,震驚於京東數科CEO陳生強幾個小時依然挺直的腰板,他忍不住問了一句:

哥們你腰不酸嗎?我都受不了了。

正是這略顯搞笑的一句話,鄭宇把自己問進了京東數科。

那時的鄭宇,已經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工作了12年,是業內知名的“數據大牛”,並提出了“城市計算”的概念,因為這一成就,他被MIT科技評論評為全球傑出青年創新者(MIT TR35),還上過美國《時代》周刊。

事實上,向鄭宇拋出“橄欖枝”的企業不在少數,但都被鄭宇拒絕了。

“京東是把智能城市作為戰略級業務來做,智能城市在京東不只是一個部門,也不只是一個業務,是一個板塊,是未來整個京東技術服務的重要板塊之一,這個重視程度和高度其他地方是沒有的。”

鄭宇接着說到:“很多地方把智能城市作為一個應用帶動雲的消耗,底層邏輯還是賣雲。我認為智慧城市的業務不是賣雲邏輯,也不是電商邏輯,一定要有獨立的板塊、獨立的戰術、獨立的體系去做。所以這個是戰略原因。”

2018年的2月,鄭宇加入京東數科,擔任京東数字科技副總裁和智能城市部總經理,開創了智能城市業務板塊。

就在一年後的3月21日,京東數科正式發布“城市操作系統”。

如何來理解城市操作系統呢?鄭宇表示,如果把智能城市看成一台超大型的計算機,城市操作系統就相當於計算機中的Windows,城市操作系統可以管理智能城市中的各項資源,支撐智能交通、智能規劃、智能能源等各類垂直應用,這類應用則可以看做Office等應用軟件。

城市操作系統最大的特點是開放。

首先,向不同的雲計算平台開放,可以運行在各種不同的雲上;其次,向用戶開放,用戶在城市操作系統上部署、搭建、運行各類應用;第三,向業界開放,業內開發者可以基於城市操作系統開發解決方案,構建共建共生的生態體系。

對於京東數科來說,擁有了智能城市操作系統,就如同擁有了一把“槍”,但這把槍究竟能不能上戰場,則需要從實踐中來進行“驗證”。

2

“三大戰役”

在鄭宇看來,京東數科智能城市業務經歷了“三大戰役”,其中一役便是在雄安新區“打響了”。

在JDD-2019京東全球科技探索者大會上,雄安新區首席信息官張強介紹到,雄安智能城市與物理城市已經同步進入大規模開工建設階段,雄安新區数字孿生城市打造專屬城市操作系統——塊數據平台,將是雄安新區的全域數據匯聚中心、數據管理中心、AI賦能中心和數據服務中心。

而這個塊數據平台正是由京東數科承建的。據鄭宇介紹,作為雄安新區城市大數據資源中心的實際載體,塊數據平台承擔著匯聚新區全域數據,統籌新區數據管理,實現新區數據融合應用的重要任務,是新區的數據匯聚中心、數據管理中心、數據服務中心和AI賦能中心。

未來,雄安新區建設的信息化系統將直接“長”在塊數據平台上,各個領域的數據,從一出生就已經生長在一起。

對於京東數科來說,這場戰役真正意義則是練就了“智能城市操作系統”這一戰略級產品。

隨後,京東數科的第二次重要“戰役”在南通打響了。

2019年11月,一項艱巨的任務交到了京東數科——為江蘇南通市打造市域治理現代化指揮中心。

南通,這個長三角核心區域的地級市之一,2019年GDP數據显示,南通GDP總量高達9383.39億元,名列我國大陸地區前23強、江蘇省排名第4。

翻看南通的歷史,這座城市在近代中國同時擁有七個第一:第一所師範學校、第一座博物館、第一所紡織學校、第一所刺繡學校、第一所戲劇學校、第一所盲啞學校、第一所氣象站……

無論從區位還是城市規模來看,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的落地,必將為京東數科帶來非常寶貴的實踐經驗。

2020年6月19日,南通市域現代化治理智慧中心正式啟動運行,原本計劃一年半才能完成的項目,京東數科僅用了半年多就成功落地(項目正式啟動在2020年1月)。

指揮中心實現了全市75個部門數十億量級數據的匯聚,真正做到了融合不同單位、系統各類型數據,實現整合治理、集中存儲、按需使用的全市域數據匯聚共享的目標。

同時,指揮中心整合了12345、数字城管、網格化服務管理的職責,並與市大數據管理局實行一體化運行。全南通市交通運行、公共安全、環境污染等情況都在一張大屏幕上實時呈現,一屏統覽。一旦城市出現突發情況,指揮平台可以及時下達指令到具體執行部門,迅速處理。

以南通市危化品管理為例,指揮中心將涉及危化品監管的6個環節的9個委辦局、三大化工園區,共18個業務系統的數據進行全量匯聚,實現了對危化品企業、運輸車輛、運輸安全、異常監測等方面的全流程管理,減小危化品監管過程中的盲區,最終形成南通特色的部門聯動監管機制。

據南通市域治理現代化指揮中心主任李俊介紹,截止10月底,危化品全程監管系統共發出1817項監測預警,其中危化品車輛異常駐留點預警296項,跟91家已排查要求整改的小化工企業進行比對,平台成功預警64家,匹配成功率達到70%。

根據系統預警信息,指揮中心會同有關部門開展實地調研,通過核查新發現風險隱患企業11家,其中疑似非法復工3家,非法生產1家,非法處置1家,非法儲存原料2家,異常轉移1家超範圍經營1家,違規流動加油2起。

南通市政府副秘書長、指揮中心書記李學義表示,城市治理是一項系統性的工程,涉及到城市公共安全、城市交通、衛生環保等方方面面,通過指揮中心,共享、協同的問題都解決了。

毫無疑問,這一場戰役京東數科也打贏了,而在鄭宇看來,這場戰役的不僅練就了市域治理現代化平台這一產品,也為輻射長三角的其他城市提供一個戰略支點。

“第三大戰役”則是在京東總部所在地亦庄“打響”的。

2020年2月18日,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推出疫情防控可視化指揮平台——“戰疫金盾”系統,該系統可以在滿足轄區內企業和居民自主上報疫情防控相關信息之外支撐疫情態勢研判、疫情防控部署等,大幅提升疫情防控能力、發揮出大數據的作用。

在疫情期間,戰疫金盾”系統不僅可以匯聚轄區內所有居民的健康信息,同時也1098家規模以上企業的實時數據。讓政府在抓防疫的同時,另一隻手也能夠抓生產。

而隨着疫情逐漸緩解,該智能應用平台也隨之轉型發揮新的作用——服務轄區內的產業和民生。

例如,北京長子營鎮鳳河公社的一名普通種植戶王光輝,他種植的蔬菜年產10萬餘斤。2020年初,受疫情影響,他的蔬菜出現嚴重滯銷。後來,他通過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 “戰疫金盾”平台上的“鳳河大食堂”進行線上推廣,快速匹配經開區內居民的消費需求,截至目前平均每個月線上收入超2萬元。

“鳳河大食堂”,就是經開區政府為了進一步提升區內經濟循環,促進產銷聯動,專門設置的一個新版塊。其底層,是基於戰疫金盾所彙集的相關政府管理數據以及區域電商、物流等行業數據。

3

数字產業與智能城市齊頭並進

推動城市数字化、智能化的目標,不僅是追求安全和穩定,以及更優質的社會治理,更希望能夠推動產業增長和民生改善。

因此,京東數科副總裁、智能城市部總經理鄭宇認為要實現這個目標,就要從頂層設計上把產業數據、民生數據和政務數據全面打通,而不僅僅是政務上雲。

基於這個邏輯,京東數科提出基於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的“一核兩翼”體系。

在這個體系中,智能城市操作系統只是“一核兩翼”的基礎,也是智能城市建設的底座和数字基石。

中間的“一核”是指“市域治理現代化”,核心功能是,助力政府對城市運行進行宏觀監測,對突發事件進行協調指揮,幫助政府增強執政和治理能力,提升治理水平,破解精細化管理難題;

左邊 “一翼”是服務企業的AI+產業發展,通過搭建AI+產業發展中台,可沉澱不同產業在產業監測、客源分析、銷量預測、供應鏈服務等領域需要的公共組件。幫助政府面向地方產業,優化產業流程、提高企業生產效率,形成良好的營商環境;

右邊 “一翼”是生活方式服務業,搭建的生活方式服務業中台,可沉澱在社區、商業街、景區和交通樞紐等民生場景中所需要的公共組件,讓大量產業服務商基於底層數據,和中台的會員、權益、廣告、支付等組件,共同服務食、住、行、游、娛、購等生活場景,幫助商家引流獲客、降本增效,提升居民生活品質、刺激消費、拉動社零快速增長。

左、右兩翼,一個服務生產,一個服務消費,通過底層的聯動,兩翼可以實現產銷的聯動與融合,而它們所產生的數據也會迴流到城市操作系統,供政府檢驗效果,優化施政措施,最終形成政府管理、產業發展和民生改善之間的良性循環。

在四川廣漢,京東數科打造了全國首個智能農業產業操作系統,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京東數科結合京東大數據,利用時空數據管理和挖掘算法,全方位採集和融合廣漢市農業鏈上數據和京東數據,形成廣漢市農業大數據集合。

以四川特產纏絲兔銷售為例,此前的“纏絲兔”產品多為大包裝、口味偏辣,比較適合四川廣漢本地人的口味,在經過大數據分析后,發現目前兔肉類的食品以小包裝的辦公室零食銷量最佳,且江浙一帶購買量較多,口味更喜甜辣,文藝范的包裝在電商平台更受歡迎。

在得到這些數據后,當地製作商第一時間對工廠的生產設備進行調整,重新打造更適合目標受眾的配料和包裝,並將升級后的產品重新放入京東商城“中國特產廣漢館”,今年5月比去年同時期銷售量暴增46倍。

疫情期間,禽苗廠老闆們不能見面交易。京東數科為當地政府搭建了一個禽苗交易信息平台,保證了累計 125萬隻雞、鴨、鵝苗的交易。

在北京王府井,北京市消費季啟動當天,由王府井置業投資有限公司與京東数字科技集團共同打造的一條“線上線下融合的数字化商業街”也正式面世,消費者可以通過 “魅力王府井小程序”同時逛到“線下物理世界的王府井和線上数字世界的王府井”,這也是國內第一個以步行街為主體推出的官方小程序。

這些實踐取得的成效,在鄭宇看來,印證了城市計算對於未來城市的生命力,是有着巨大作用的力量。

他覺得,京東數科作為背靠京東集團的創業公司,既有大企業所擁有的力量,又有創業公司的靈活,更有 AI 驅動城市發展、與產業共進的情懷和理想,未來應該在這個方向上貢獻更大的力量,也創造更大的價值。

4

京東數科的定位——與產業共進

在今天,智能城市是一門好的生意,動輒上億元的訂單,讓各路玩家虎視眈眈。

但顯然,京東數科想做的不只是為城市搭建一個市域治理現代化平台而已。

2018年,京東數科CEO陳生強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是誰?我要去哪兒?

陳生強認為,到現在為止,京東數科的核心能力沒變,依然是對數據、對用戶、對產品以及對行業的理解。而這種核心能力能服務金融行業,同樣也可以服務其他實體產業。從金融数字化到產業数字化,是一個自然進階的過程。

隨着京東集團將定位更新為「一家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之後,京東數科勢必也將要擔負起更大的責任。

因此,鄭宇對雷鋒網表示,2021年將是京東數科智能城市大舉進攻的一年,將率先在長三角的多個城市落地實踐。

在這一切的背後,則是京東數科清晰的認識到:

数字科技的生命力在於,從数字中來,到實體中去,與產業共進。

【本文作者王德清,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雷鋒網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懶人包!讓你更了解台北當鋪,台北汽車借款,台北機車借款,台北借錢相關借貸流程!

※借款不求人士林當鋪,政府合法立案利息低

台中當舖全年無休24小時典當服務

※想知道台中借款合法經營政府立案有工作即保証借的當舖在哪裡?

屏東當舖借錢借款、屏東房屋二胎相關的諮詢管道在哪裡?

信用卡換現金可以分期嗎?

※企業有資金缺口需求,屏東支票貼現助你渡過難關!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