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說拜拜,共享單車落幕

12月14日晚間消息,據“美團單車”微信小程序,摩拜App、摩拜微信小程序將停止服務和運營。目前,摩拜單車已接入美團App,賬號中的餘額、騎行卡套餐等相關權益仍可在美團App內繼續使用。

摩拜在11月的一份通告中稱,為了提供更便捷的服務體驗,摩拜單車服務已全面接入美團,並更名為“美團單車”。摩拜App、摩拜微信小程序將於2020年12月14日晚23時59分停止服務和運營,即日起可選擇使用原摩拜賬號登錄美團App掃碼免押金騎行。原摩拜賬號中的餘額、騎行卡套餐等相關權益仍可在美團App內繼續使用,詳情請進入美團App“騎車”或“出行”頻道的“個人中心”查詢。

自被美團收購起,創始團隊離職、更換品牌名……摩拜逐漸失去“自己”,到如今,摩拜將徹底成為一段歷史記憶。

難退押金的ofo,賣身美團摩拜的離場,共享單車從一個火熱的風口到如今成為巨頭的角逐之地,不得不承認的是,共享單車落幕了。

共享單車風雲

當我們再談起摩拜,故事的最開始是一輛輪轂智能鎖單車。用一輛自行車解決城市出行最後一公里的難題,是摩拜最初的願景。

2016年4月,摩拜在上海投放第一批共享單車。

那時的摩拜並不引人注意,也沒有人會想到一輛單車能做多大的生意。

但在網約車、O2O等多個領域的燒錢大戰結束后,飢餓的資本再次開始獵殺。共享單車這一綠色產業迅速得到資本青睞。

兩家共享單車先行者企業ofo和摩拜瞬間被資本推向風口,成為明星項目。

2016年,摩拜和ofo分別拿下四輪融資,估值逼近獨角獸。同時市場上誕生了數十個共享單車品牌,小藍、青桔、哈羅、悟空單車、優拜、騎唄單車等等,一時間紅黃藍綠充斥街頭巷尾,“彩虹大戰”狼煙四起。

資本也逐漸瘋狂,僅2016年下半年,湧入共享單車行業的風險投資超過三十億人民幣,超過20家投資機構瘋狂押注共享單車。

2017年,共享單車大戰依然如火如荼,超過40家車企逐鹿中原,每家平均燒錢4200萬。摩拜和ofo身後更是巨頭雲集,各融資超百億人民幣,全國投放單車超2000萬輛。

隨着共享單車的大量投放,解決了越來越多用戶的最後一公里出行難題,與高鐵、網購、掃碼支付並稱中國“新四大發明”。

但原本精耕細作的產業成為了激烈廝殺的戰場。共享單車逐漸失控。

免費騎行、充值返現、1元包月、騎行紅包……高峰時期摩拜日發紅包4000萬,補貼之巨尤勝往日的網約車大戰。

開城速度、投放數量、補貼力度……讓共享單車逐漸成為了一場不理性的競賽,比到最後,只能靠不斷燒錢、依附巨頭來支撐企業發展。

直到2018年初,各色單車漸漸敗陣退場,摩拜被推上賣給美團的談判桌,而ofo團隊因為堅持不賣身而瀕臨破產。共享單車的戰局才逐漸明朗,剩下的摩拜、哈啰和青桔,沒有贏家,只剩巨頭爭奪流量與支付入口。

事實上,隨着兩年九輪融資,數十家投資機構入股,讓摩拜管理團隊在整個體系內沒有否決權。

投資圈有傳聞描述,在被收購之前,某國內投資教父曾同王曉峰一起赴日本去面見孫正義,期望軟銀的資本支援。在王曉峰信心滿滿的數據介紹后,孫正義卻開門見山地拒絕了他們。他認為不想清楚最終的業務價值和與阿里、騰訊、滴滴、美團等巨頭的關係,這些數據就沒有什麼意義。

孫正義一針見血的提出了摩拜的問題。

在摩拜最後的賣身談判桌上,站着以愉悅資本、祥峰投資、熊貓資本、創新工場為代表的早期投資人,和以騰訊、紅杉資本、高瓴資本、華平投資等為代表的中後期投資人。其中又關聯着騰訊、阿里、美團、滴滴、李斌、摩拜管理層、ofo管理層、摩拜投資人、ofo投資人等九個利益相關方。

幾乎聚集了中國最活躍的明星創業者和投資人。

“資本給予的,資本也會拿走。”胡瑋煒在2017年一次訪談中曾說出了這句話。第二年,資本在一場近三個小時的股東會真的帶走了摩拜。

在美團的985天

2018年4月4日,美團CEO王興發布內部信,正式宣布全資收購摩拜,並表示摩拜管理團隊將保持不變。

4月11日,王興入主開全員大會,表示摩拜單車繼續保持獨立品牌、獨立運營,除了自己出任董事長之外原管理團隊不變,摩拜聯合創始人兼顧問王曉峰繼續擔任CEO,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繼續擔任總裁,投資人夏一平繼續擔任CTO。

但事實上,從被收購起,摩拜就開始了“去創始團隊”化。

在收購結束后25天,在股東大會上投出反對票的摩拜聯合創始人王曉峰卸任CEO一職,由胡瑋煒接替。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夏一平,被委任負責“智慧交通實驗室”,遠離業務一線,直接向美團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彙報。

2018年11月27日,摩拜單車的運營主體“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東工商變更。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投資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團創始人王興成大股東,占股95%,穆榮均占股5%。

隨後,一手創辦摩拜的創始人胡瑋煒正式辭去CEO職位。在給員工的內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階段性的使命”。

胡瑋煒離開不久,摩拜就迎來了一段裁員潮和離職潮。

根據當時的媒體報道,美團裁撤摩拜內部與其重複的部門與員工,裁員幅度達到20%~30%。當天,有員工稱摩拜離職群一天增加了近200人。

曾有業內人士評論,此次裁員是全面調整后的摩拜全面剔除了原始團隊的基因,摩拜也從原來的胡瑋瑋時代過渡到王興時代,徹底美團化。

摩拜團隊悉數退出,第二年摩拜也從亮馬橋附近的曼寧國際中心搬到望京的美團總部。

美團的意志逐漸主導摩拜的發展。

從2017年開始,摩拜計劃進入全球100座城市,正式開始布局全球化。但被在美團收購的第一年,集團董事便決定出售若干摩拜海外實體。

2019年初,摩拜申請撤銷其在新加坡的共享單車牌照,正式撤出新加坡市場,而新加坡正是摩拜曾經出海的第一站。

1月23日,時任美團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王慧文發布內部信,宣布摩拜全面接入美團App,未來摩拜單車品牌將更名為美團單車,美團APP將成為其國內唯一入口。

這意味着,“摩拜單車”這個名字不再使用,儘管當初美團用16億元收購了摩拜的商標。

短期內獲得市場份額也不再是摩拜的優先任務,美團更關注如何創造戰略價值,以及減少虧損。一季度摩拜的虧損額度已經減少,當時採取的措施是提高月費。

一輛單車逐漸駛向盡頭,摩拜一步步從一個致力於全球化的獨立品牌成為巨頭的一個流量入口。

再見摩拜

“摩拜是中國人送給全世界的禮物,世界都在看,千萬別搞砸了”,這是摩族獵人圈最常說的一句話之一。

在共享單車還是摩拜、OFO雙強爭霸時,摩拜單車粉絲自發形成了單車秩序維持群體,成為摩族獵人是一份歸屬與榮耀。

如今,摩族獵人不再,摩拜單車也消失在大街小巷。

曾經“那麼多的錢,那樣快的速度,那樣熱血的戰鬥”,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也書寫了一段波瀾壯闊的共享單車風雲。

而當風口散去,人群離場,戰局的終點只剩下一聲唏噓,再見摩拜。

【本文作者盛佳瑩,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獵雲網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想知道桃園當鋪,中壢當舖,老字號經營合法借錢借款在哪裡嗎?懶人包大公開

刷卡換現金到底安不安全?理財專家現身分析說明!

※各地區刷卡換現金手續費皆一樣嗎?

※缺錢急用嗎?快速幫你找尋屏東借錢貸款專家!

※讓走投無路的人有個正當的借錢管道,高雄當鋪讓你安心借 安心還!

※正當的借款管道鳳山當舖安心借貸免煩惱

※高雄鳳山當舖推薦合法立案,快速過件助你渡難關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