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徹底走了,但我更想念我的 99 元 ofo 押金了

摩拜單車,在活了不到六年之後,已經徹底退出歷史的舞台。

2020 年 12 月 14 日晚 23 時 59 分,摩拜 App、摩拜微信小程序正式停止服務和運營——與此同時,摩拜 App 也從蘋果 App Store 下線,摩拜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也消失,原來的官網(mobike.com)也只显示:美團相見陪伴不變。

原有摩拜的一切,全部由美團 App 承接。

但非常詭異的是,摩拜單車 “死了”,它的老對手 “ofo 共享單車” 依然活着,其 App 還能下載並註冊使用——只不過跟共享單車不再有任何關係,徹底變成了一個購物網站的導流 App,畫風甚是迷人。

曾經的共享單車兩大巨頭,就這樣剩下了一地雞毛。

1

摩拜與 ofo:曾經的資本 “香餑餑”

在最初的兩三年,摩拜和 ofo 生動演繹了一場共享單車領域資本驅動下的創業大戲。

相對來說,起源於北大校園的 ofo 出發得更早一些。一開始,憑藉掃碼、無樁、电子鎖等嶄新的產品理念,ofo 在社交網絡爆紅,並且無形中催生了 “共享單車” 的概念——此後不久,2015 年 3 月,ofo 獲得了天使輪融資。

不過,摩拜單車起步也並不晚。

它背後的 “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 成立時間是 2015 年 1 月 27 日,而 ofo 雖然出發相對比較早,但它背後的 “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 一直在 2015 年 8 月 6 日才成立。

2015 年 10 月,資本幾乎同步開始進入到 ofo 和摩拜的發展路徑中;其中,摩拜當月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 A 輪融資,ofo 則獲得了 900 萬元人民幣的 Pre-A 輪融資——當月,ofo 實現了 2 萬輛的單車投放量,但摩拜單車還未上線。

實際上,當它們各自走向商業和資本的真正戰場,已經是 2016 年。

2016 年 4 月,摩拜單車正式在上海上線,開啟了共享單車城市運營的步伐——而 ofo 雖然起步早,但一直在專註於校園出行,到當年 10 月份才以北京和上海為起點進入到城市。但這裡有一個大背景是:

2016 年,整個共享單車行業開始大面積爆發,有二十多家企業紛紛入局,而資本也開始密集地湧入到這個領域中。

不過,無論是 App 下載量,還是用戶認可度,摩拜和 ofo 都是遙遙領先;當然更重要的是它們受到資本的熱捧。雷鋒網注意到,2016 年,ofo 在 8 個月的時間里獲得了 5 輪融資,其中最後一輪是 10 月份的 C2 輪融資,金額高達 1.3 億美元。

而摩拜在 2016 的融資歷程也不遑多讓——業務上線 4 個月後,它在當年的 8 月到 10 月密集完成了 4 輪融資,其中在 2016 年 10 月的 C+ 輪融資中,美團 CEO 王興以個人名義投資其中。

王興的個人投資,成為摩拜單車最終與美團走向融合的一個伏筆。

2

燒錢大戰中,摩拜和 ofo 的高光時刻

2017 年,共享單車行業經歷了一個巨大的轉折。

上半年,儘管燒錢已經成為共享單車眾所周知的發展手段,但在資本的熱捧之下,依然有人入局,最終形成了超過 40 家共享單車共存的局面——但毫無疑問,ofo 和摩拜單車依然是無可爭議的頭部。

尤其是它們獲得資本支持和燒錢的能力。

2017 年上半年,摩拜單車在 1 月份和 2 份月獲得數億美元的三輪融資;ofo 也分別在 3 月和 4 月完成了 D 輪和 D+ 輪融資,金額高達數億美元——這些動輒億元的資本,為它們的生存和燒錢式擴張成功續了命。

2017 年 5 月,在多國青年評出的中國 “新四大發明” 中,共享單車與高鐵、掃碼支付和網購榜上有名——這成為以 ofo 和摩拜為首的共享單車行業的最後的高光時刻。

然而,下半年,以悟空單車停運為標誌,共享單車開始迎來 “死亡潮”。

共享單車出現 “死亡潮” 其實是可以預知的,畢竟它太燒錢了,而資本是誰贏才幫誰的。有數據显示,2016 年和 2017 兩年,中國數十家共享單車公司,其他多家加在一起燒掉的錢(16.2 億),比不上 ofo、摩拜和永安行三家的零頭。

當然,在 “死亡潮” 中,ofo 和摩拜作為頭部企業,依舊是被資本托住的幸運兒。

2017 年 6 月,摩拜完成了 6 億美元新一輪融資,創下共享單車行業誕生以來的單筆融資最高紀錄,領頭方是騰訊;2017 年 7 月,ofo 完成了 E 輪融資,金額超過 7 億美元,領頭方是阿里巴巴。

然而,2017 年的冬天,成為共享單車行業最冷的一個冬天。

在資本冷卻、大量共享單車企業無以為繼的情況下,就連身為頭部企業的 ofo 和摩拜單車也出現了押金問題。

到了 2018 年 3 月,ofo 完成了 E2-1 輪融資,金額高達 8.66 億美元,由阿里巴巴領投;但需要注意的是,ofo 將旗下共享單車抵押給阿里系企業用於融資,而融資規模達 17.66 億元。

一個月後,摩拜單車作為一家獨立創業公司的命運突然畫上了句號——2018 年 4 月 4 月,美團以 27 億美元的價格,將摩拜全資收購。

3

后共享單車時代,

摩拜和 ofo 的兩種結局

可以說,從摩拜單車被美團收購的那一天,共享單車行業的戰爭已經結束。

當然,戰爭雖然結束,但用戶對於共享單車的需求繼續存在,摩拜、ofo 等共享單車平台也依然有其存在自身的價值——只是共享單車作為一個創業領域的價值已經被看清被否認,已經不再受到資本的關注。

此後兩年時間里,摩拜和 ofo 的兩種結局讓人唏噓。

先看 ofo。

在 2018 年 3 月完成迄今為止的最後一輪融資之後,ofo 在此後兩年多里的問題越來越多;其中在 2018 年 11 月,ofo 陷入嚴重資金危機,用戶發現押金無法立刻退還——不僅如此,ofo 還以退押金為手段,上線過 “天天返錢”、P2P、押金變金幣消費等活動。

與此同時,ofo 也通過賣線上線下廣告、公眾號接廣告、試水滑板車、賣資產等多種方式試圖自救,員工也裁員殆盡,而 CEO 戴威也被發布消費限制令。

值得一提的是,2018 年年中,滴滴 CEO 曾試圖收購 ofo,被戴威拒絕;但到了 2019 年 6 月,處於破產邊緣的戴威主動找到程維尋求收購,反被程維拒絕。

關於 ofo 的最新動態,則是中國消費者報在 2020 年 12 月的報道,其中显示,在 61 天的時間里,ofo 退了 46 個人的押金——按照這個速度計算,退完押金還要 988 年。

一句話:ofo 徹底爛尾了,而且是爛透了。

而摩拜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在被美團收購之後,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慢慢地化身為美團的一個小型業務板塊,而起作為獨立品牌的所有外在特徵並逐漸淡化——最終在 2020 年 12 月 15 日之前,摩拜單車(Mobike)這個品牌完全消失,成為歷史的塵埃。

雖然這個過程中不免有些悲哀的色彩,但它究竟是穩妥的;而對於資本方和用戶來說,摩拜單車終究還是給出了一個交代的。

對比 ofo 如今的一灘爛泥,摩拜單車的結局已經算是體面了。

4

共享單車,最終走向平台邊緣

摩拜單車的故事,已經畫上了句號。

作為曾經的標杆性共享單車品牌,摩拜單車徹底帶走了當時只屬於共享單車行業的歷史榮光,而ofo 則依舊以爛尾的面目苟延殘喘——但不要忘了,共享單車這個業務並沒有消失,它還繼續存在,而且依然擁有用戶價值。

只不過眼下,它徹底變成了一個邊緣性業務。

客觀地說,無論是美團的單車業務、滴滴的青桔單車還是阿里巴巴的哈羅單車,在現有的產品形態下,它們已經淪為這些大平台們的導流工作——誰想一下,在這三家開展共享單車業務的互聯網平台中,誰會想着用共享單車來賺錢呢?

事已至此,只能說這是共享單車業務的宿命。

只不過,在與摩拜單車最終告別之際,我還是忍不住想問問 ofo:

有生之年,我還有機會拿到我的 99 元押金嗎?

【本文作者李帥飛,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雷鋒網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推薦你備受客戶信賴的鳳山汽車借款,鳳山支票貼現的合法融資管道!

※想知道更多土地房屋二胎諮詢服務平台在哪裡?懶人包大公開!

未上市股票風險大嗎?投資必讀10大攻略!

台北汽車借款流程有哪些?

新北機車借款政府立案正派經營,借錢免求人!

屏東汽車借款10分鐘快速放款免留車

※找尋鳳山當舖合法安全的融資公司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