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開始對MCN機構洗牌了_桃園當舖,中壢當鋪,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

※找不到合法借錢管道?別擔心!桃園當舖 中壢當鋪專業可靠,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助你輕鬆借代貸免煩惱

老牌店面 政府立案 專業服務 親切態度

誰能成為抖音的“頭號玩家”?

或許沒有一個網紅、MCN機構能夠給出準確的答案。

和其他短視頻平台不同的是,抖音從不強調所謂的“私域流量”,並在兩年前就採取MCN、公會等體系,為自己搭建起了龐大的流量生態。

在這個生態下,許多現象級的人物、熱點事件頻出。

答案茶、吹薩克斯的太陽花、畫著Supreme的噴錢槍……但它們大多都只“紅”過一個月,就被下一波流量取代。

那些紅極一時的達人們,波多野紅梅、毛毛姐、總是滿滿正能量的邱勇……

無論你曾經創下過幾百萬的點贊、上千萬的粉絲,如今也面臨着和這些“抖音爆款”相同的命運——被算法遺忘、被算法取代。

今年羅永浩宣布入駐抖音后,抖音MCN機構明顯感覺到,抖音變了。

零門檻申請抖音藍V、提高第三方商品鏈接傭金、新一輪的創作者激勵計劃,幾大動作后,撼動了原本依賴抖音生存的MCN機構。

他們大多之前投入了巨額成本培養了大量在抖音紅極一時的網紅,和抖音共享傭金。

但這些新的政策后,MCN機構的力量被削弱,導致許多機構和網紅的未來生存岌岌可危。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一群MCN機構從業者,他們之中:

有的公司受抖音早期優惠政策、短視頻風口吸引,斥資重金新設立了抖音新項目組,砸Dou+、孵化網紅,最終卻因轉化率過低不得不宣布虧損退出;

有的人在兩年前投資300萬加入MCN機構,曾孵化過多個百萬級大號,但被抖音星圖接二連三地政策影響到公司即將破產;

有的人繳納了巨額的Dou+推廣費用后,粉絲沒有提升反而下降,轉化率還不如不投放Dou+來得高;

還有的人兩年前負責簽約網紅,現在則每天都陷入了和網紅解約的風波之中,對自己的職業未來充滿迷茫……

以下是關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公司叫停了抖音項目組

不持續投Dou+賬號就“死”

我們公司剛做了兩個月抖音,結果差點把自己整破產。

前幾年,眼看着抖音屢創帶貨神話,答案茶一夜爆紅、還有五花八門動輒銷量上萬的 “抖音同款”……

當時我們看抖音就像點石成金的魔術手指,能把任何一款默默無名的產品推上風口,這也是我們夢寐以求的。

正巧遇上今年疫情,短視頻風口又起來了,進軍抖音就被公司提上了戰略高度。

為此公司專門成立了新項目——打算以MCN的形式入駐抖音來培養網紅,進而為我們電商平台上的美妝產品引流、轉化。

根據抖音的政策,入駐的MCN至少要簽約5個達人。於是,我們斥資重金買了5個“大號”,還專門挖了個抖音前員工做運營。

沒做一個月,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首先,抖音上“一條爆款就能做成大號”的時代已過去,現在沒人能搞懂到底什麼能火了。

我們都說,抖音做爆款是玄學,為了搞懂算法,我們必須先創建多個賬號,嘗試搞笑、劇情、生活等各種內容,看哪個類型容易火,再搭建矩陣。

這些工作需要耗費巨大的人力,除了拍攝、製作、分發,每發布一條視頻還要找專人運營推廣,例如在社群里轉發、發紅包請人點贊等等。

於是,在短短兩周內,我們的抖音團隊就從5個人擴充到20多個人,加上拍攝道具等成本,一個月起碼要燒掉幾十萬。

其次,即便做成了抖音大號,其生命周期非常短,紅不過三個月。

三個月過後,抖音就會對賬號進行降權、限流,就算沒有,粉絲對你的興趣也會轉移到別的內容上。

所以,即使能做出大號,變現期也只有短短几個月。如果做了1個月還沒起色,這個賬號就被宣判“死刑”。

為了能加速賬號成長,我們購買了Dou+,結果就掉到更大的坑裡。

如果我們的賬號里有的播放量能超過1000次,我們就會為其購買Dou+,把視頻推給5000個用戶

但播放量提高后,粉絲幾乎零增長、甚至掉粉,就更不用提商品銷量了。

一算賬,買Dou+不能提高收入,還增加了成本,入不敷出.

更糟糕的是,Dou+數據和算法看起來並沒有打通。

一旦停下Dou+,曝光少了、數據反饋跌回原先水平后,系統還會進而判定你的內容是“非優質”,然後進行限流,號就就差不多“死”了。

最後,由於抖音新項目佔用了過多公司的人力、資金,我們公司原有的電商業務都被牽連,資金緊張,最終不得不宣布嘗試失敗,決定放棄。

不少MCN同行和我們說,他們為了做抖音賬號,已經交了500萬“學費”,但這些錢丟進去后,“連個響兒”都沒聽到。

內部開復盤會時,當時挖來的前頭條運營告訴我們,實際上,頭條的內容產品都會有個不成文的規則,即對創作者做”fake數據”,用虛假增長粉絲量鼓勵他們創作。

其中手法包括,增加fake粉絲(點擊粉絲會看見對方有動態、點贊)、fake評論、fake點贊等。

她在職時,曾經歷過字節跳動孵化下某內容電商產品的“官方刷量”過程,冷啟動期達人1個月積累的2000粉絲裏面,只有30個真實用戶。

以此可以類推,為什麼抖音運營時會經歷瘋狂漲粉、但粉絲轉化率低的情況。

這個所謂的短視頻“風口”實在太兇險,沒看到飛起來的,只看到一地摔死的。

別在抖音“一棵樹上弔死”

砸了300萬養網紅、買Dou+

曾有人跟我說過一句話,“99%的MCN公司不值得投資”。

原因就在於,MCN公司大多無法持續捧紅多個網紅,也就無法實現持續盈利,等我意識到這一點時,已經遲了。

2018年,抖音風頭正茂,2019年的時候,依賴抖音成長起來的MCN機構已經達到了兩萬家。

當時,我剛好有個發小也計劃創業做MCN,我就向父母借了300萬,成為了他的股東。

剛開始,我們就燒了100萬,高價挖了其他MCN機構運營、還簽約培養了100多個主播、若干個專職編劇。

做原創時候,我就感覺抖音真是個“斂財機器”——你永遠搞不清算法規則,所有人都只能抓瞎買熱搜、投放dou+,猜測自己這筆錢投出去到底能不能轉粉。

燒了100萬砸原創、買Dou+后,我們終於做成了幾個百萬級賬號。不過大半年下來,每個人的身體體能都達到極限。

有了大號后,就必須開始開始轉化。

其實,在2018年5月,抖音就上線了星圖系統,開始做電商帶貨,但我們光砸號就做了小一年,等趕到變現的時候才發現,抖音裏面又“變天了”。

2019年底,我們開始了帶貨之路,這條路走得極為艱難。

首先,抖音對品牌投放十分嚴苛,如果我們直接上帶貨視頻,會被限流、轉化率極低。

台中汽機車借款免留車,借款不求人!

永欣提供多種借貸服務給客戶選擇,無論您是個人戶還是公司行號企業貸款、大額借款、臨時週轉金、房屋二胎、支票借款、汽車借款、機車借款、工廠借款、營運週轉金…等

其次,同一時間抖音開始降低藍V的門檻,甚至打出了藍V小店0費用的招募套路。

此外,抖音旗下“巨量星圖”平台也上線了達人直播服務,讓商家可以直接在巨量星圖中在線下單。

今年8月,平台又出了新規定——如果要掛直播購物車,非小店鏈接的美妝產品必須通過巨量星圖發送任務訂單,否則平台會封禁該店鋪的商品分享功能。

在MCN公司看來,抖音此舉就是要繞開MCN機構,直接向品牌收錢,尤其是高利潤的化妝品。

這也導致了MCN機構中眾多美妝品牌投放的流失。

緊接着,巨量星圖提高了直播帶貨專項服務費率,來源為第三方電商平台的商品鏈接,服務費由5%漲到20%。

但對於抖音小店平台的鏈接,服務費由5%降為1%。這也意味着,MCN機構的利潤被進一步削弱——生存空間更加逼仄。

在抖音的眼裡,我們MCN機構就是被利用來展現它內容的“百花齊放”,但所有的收入都必須繞開我們抓到他們自己的手裡。

同行業里,那些明星投資的MCN機構自帶背書比我們更具優勢,也有不少大型MCN還在掙扎着。

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一波“洗禮”后,我的公司半死不活了。

我有時候會困惑,難道動了下游的奶酪、把我們這些MCN全部取代,抖音才能實現真正的閉環?

未來,我們會轉戰小紅書和視頻號,不能在抖音一棵樹上弔死。

出名是要交出“高額保護費”的,而且,就算做出了百萬級大號,在這裏也得不到任何收入、還會被持續割韭菜,不如在最有流量的時候去其他平台破冰。

或許我還年輕,我總相信,只要我們做得內容夠好,還是會有觀眾的。

抖音不存在“私域流量”

每天都和大量主播撕逼解約

我本來的工作是簽約主播、做他們的經紀人,但現在忙着和他們解約。

憑心而論,這事沒法全賴公司,只能說抖音規則的變化令人措手不及。

所有的改變都來自於羅永浩入駐抖音后,抖音進行了一系列政策調整,取消了公會的固定成分成、取消公會拉新獎勵,此外支持主播轉會、退會,降低成熟主播離開公會成本。

本來,我們公司還算是中型MCN機構、擁有千人公會、能完成一呼百應的抱團操作。

調整后,我們公司的主播活躍人數、流水漲幅、活躍主播增幅完成度直線下滑。

公會、MCN公司的收入都依賴於和主播分成。

如果短時間內的活躍人數、流水、活躍主播增長幅度有限,分成獎勵自然受到影響。

此前,公會大多都為了運營主播投入大量資金,培養了一個又一個流量主播,不能抽成,就導致之前的投資全部“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種惡性循環也會導致公會進一步減少對主播的培養、付出,主播和公會之間的關係持續惡化,更讓主播想獨立運作自己。

明着看是抖音在扶持個人主播,但實際上,這些主播如果想自己,依然需要投放“巨量星圖”。

所以現在,每當有主播想跟我們談解約,我都會直接告訴他們:

“你以為單飛了就能飛得更遠嗎?抖音根本不會讓任何一個主播搞所謂的“私域流量”。”

還記得剛加入公司的時候,行業各種鼓吹抖音、短視頻就是未來,而現在每天醒來都覺得會有新一輪的“主播撕逼戰”。

這種不安全感不但讓人喪失動力,更感到挫敗。再加上我們公司現在主播人數減少、收入下滑,作為經紀人我也覺得岌岌可危。

我也不想再在這個行業干下去了,心灰意冷,上周已遞交辭呈。

50個賬號成了“殭屍”

賽道沒有抖音的算法變得快

我們公司曾培養出過1000萬粉絲的流量網紅,但今年大家都干不下去了。

今年抖音調整了新政策后,我們公司幾十個主播跟商量好了一樣,提出想要漲底薪。

他們大多聽到其他MCN公司“挖牆腳”開了好的條件,就感覺自己理所應當的加薪。

無奈之下,我們只能集體安撫,隨後將違約的成本提高。

現在,我們會在合約里規定:主播簽約期在5至8年,如果違約將承擔其主播培養費用的15倍。

如果一個主播,不能踏踏實實給我們干幾年,一旦單飛了,我們的損失慘重。

畢竟,現在抖音才算得上是“最大的MCN機構”,每個公會、MCN都要給自己的主播購買熱搜和dou+,這些都是成本。

抖音一方面需要我們給它積累流量、資源,但另一方面,只要我們的流量達不到他的標準,就會被“一腳踢開”

我們曾嘗試私下接品牌廣告投放打擦邊球、合作其他別的簽約主播,結果分分鐘被限流。

此外,我從事了幾年媒體,但在抖音的算法面前,我投降了。

我搞不懂算法的喜好。

曾經美食、搞笑類的視頻火了一片、某些KOL一夜成名,但幾乎沒過1-2個月,風頭就全部轉向別的內容。比如,最近爆火的文案視覺化、星座塔羅等內容。

這種轉變分分鐘跨界,讓不少前期做垂直內容的機構都吃了癟。

現在,我“學乖了”,只做中腰部網紅,不孵化頭部網紅——做頭部,成本不菲,培養好后萬一揣着單飛的心思,會對公司形成巨大反噬。

至於直播帶貨,現在我們已經繞開抖音,用自己的渠道去賣貨,以達到客戶的銷量任務。

我們現在受抖音影響,收入下滑,也給不到主播足夠支持。她們覺得沒希望,就會選擇離開。

雖然現在面臨着大量的主播流失的煩惱,但表面還是一片繁榮,畢竟還是要經營宣傳給別人看的,就是接案子的時候時常覺得如履薄冰,特別沒有安全感。

後記

2014年,MCN( Multi-Channel Network)被YouTube正式定名,被用來搭建內容生產者和YouTube之間的橋樑。

剛開始,Youtube將45%的廣告收益分別以23%和22%的比例和MCN、內容創作着均分。

兩年後,YouTube月獨立訪問用戶數量破10億時,推出了和Google Preferred 項目,主動與TOP5%的內容創作者直接對接優質品牌資源,令MCN的生存空間受到碾壓。

為此,MCN不得不尋求除廣告分成外的變現渠道,減少對YouTube平台的依賴。

但由於大部分MCN受制於YouTube平台,受制於YouTube對其簽約合作夥伴的監管,導致MCN的變現模式開始單一化,被迫依賴於平台。

除了YouTube的廣告分成,這些MCN機構很難從其他地方獲得收入。

時隔四年,在大洋彼岸,字節跳動進行了全盤複製。

除了複製了MCN體系,也抖音了Youtube對MCN機構的“先揚后抑”策略。在平台的不斷收緊下,MCN尋找突破、苦苦掙扎。

但這同時也說明,中國MCN機構,馬上就開始洗牌了。

【本文作者顯微故事編輯部,由合作夥伴顯微故事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台北當舖正當借錢管道,讓你安心借錢安心還!

無論是個人用車、貸款車、公司車、貨車..等任何車款皆可受理! 亦可協助它舖轉當降息!絕對息低保密!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