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之重器到破產,機床大國企怎麼慘到了這一步?

從第一到破產

2013年,一部名為《大國重器》的央視紀錄片,風靡一時。片中,一家中國裝備製造巨頭,已然躋身全球機床產業的頂級俱樂部。它的名字叫瀋陽機床。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製造業井噴,機床需求暴漲。作為中國機床業“領頭羊”的瀋陽機床趕上前所未有的好時代,一路高歌猛進:2004年吞併雲機、昆機,垄斷車床、鏜銑床市場;2005年,再併購德國希斯,力圖掌握數控機床高端技術。

快速的擴張,讓瀋陽機床跨越式發展。在2012年的全球機床排行榜上,沈機已以180億元的銷售額,問鼎世界第一。但這樣的日子很快被證明是曇花一現。

2018年,負債202億、負債率達99.26%的沈機病入膏肓;2019年,再度巨虧50億元的瀋陽機床,不得不接受破產重整。

沈機跌宕的命運,只是中國機床業浮沉的縮影。

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完整的工業體系,但在號稱“工業母機”的機床產業,卻依然難言自主。

新中國成立時,中國工業基礎極其薄弱。“一五”期間,由一機部二局(機床局)直轄統御,中國構建起由18家重點國企(“十八羅漢”)、8家科研院所(“七院一所”)組成的機床工業體系。

“十八羅漢”,一度代表着中國機床行業技術和規模的最高水平。新中國第一台車床(沈一機)、第一台卧式銑鏜床(沈二機)、第一台數控龍門銑(齊二機)、第一台三座標數控龍門移動式銑床(北一機)……全都是“十八羅漢”們的傑作。

改革開放后,國門大開,中國開始大量引進日、德、美的數控技術,以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如濟一機與日本山崎馬扎克率先合作,開創了機床業國際合作的先河。之後,沈二機與德國沙爾曼、齊一機與德國瓦德里希·濟根等紛紛合作……

學習國外先進技術,讓“十八羅漢”一度功力暴漲,但這種學習和進步卻沒能持續。上世紀90年代,中國大幅降低關稅,進口機床紛紛湧入國內,遠遠落後於世界先進水平的“十八羅漢”經不起市場衝擊,不是改革轉制,就是破產重組;“七院一所”也轉型為企業,各謀生路。

2001年以後,機床業迎來“黃金十年”,行業總產值暴漲10倍,但大部分“羅漢”已毫無存在感,只有沈機、大機(大連機床)、濟二機(濟南第二機床廠)等幾家企業抓住機遇,走上新一輪快速發展的道路。

2008年,沈機、大機在世界機床企業產值排名TOP 10中,分別位列第8、第10。濟二機成了“世界三大數控衝壓裝備製造商”之一,讓中國大型汽車衝壓產線,闖入了美國福特、日產北美、法國標緻雪鐵龍的製造車間。

但當中國市場告別井噴式增長,重新回到增量有限且全球企業激烈競爭的常態,中國機床業的各種短板再度暴露無遺,曾經快速發展的幾家領軍企業,轉眼成為衰落最快的反面典型,並在最近兩年集體進入告別演出時代。

數據显示,2019年,中國規模以上機床企業15.1%虧損;2020年上半年,這個数字進一步擴大到24.1%。中國機床業曾經的“四大天王”,老大(沈機)、老二(大機)破產重整,老三(秦川機床)虧得披星戴帽。

在最新的全球機床企業排行榜上,山崎馬扎克(日)、通快(德)、德瑪吉森精機(德日合資)等老牌企業重新回到前列。而在全球TOP 10中,日、德各佔據4席、美國佔據2席,中國無一上榜。

與之對應的是,中國高檔數控機床的國產化率不到10%,90%以上靠進口。

艱難的自主

作為全球機床第一大生產國、第一大消費國,中國機床業,怎麼落到這般田地?

首先是技術的落後。而技術落後,很大程度上則是因為技術研發路線的搖擺,國外企業對技術的長期封鎖與壓制。和汽車等行業一樣,中國機床也曾試圖走出一條市場換技術的研發之路,並且有過內外合作的甜蜜期,但最終,都失敗於國外的技術封鎖。

而當中國機床業決心自主研發時,卻往往已為時過晚,或者因為總是落後於人,而處處挨打。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1996年,沈機耗資上億元,引入美國橋堡的數控技術,但外方只發來一個源代碼數據包,卻不告知核心技術原理及使用原理,由此開發的數控機床成了廢品。

1999年,大連光洋進口日本機床時,日方強加了一串“霸王條款”:裝機地點、用途要限定;擅自挪動機床,會被自動鎖死,機床直接變廢鐵。

2005年,沈機買下德國希斯,以為技術到手。沒想到,德國法律規定,“本土知識不得外移”;五軸以上機床技術更對中國禁運。2007年,沈機打算用6000萬歐元,買下一套數控系統源代碼,但專家一論證,解讀要5年,產業化再5年,技術都過時了。

技術引進與合作走不通,擺在中國企業面前的,只剩下自主研發一條路。

然而,這條路也不順暢:凡是中國不能自主製造的,國外品牌便高價出售或禁售;凡是中國實現自主突破的,國外企業立刻低價傾銷,讓中國企業巨額的研發費用打水漂。

由此,中國機床業掉入“中低端陷阱”。

一方面,大量中小民營機床企業,聚集在山東滕州(中國中小機床之都)、浙江玉環(中國經濟型數控車床之都)等地,陷入低端混戰。另一方面,企圖打破國外垄斷的大型企業,投入巨資研發成功后,產生不了利潤,陷入越創新、越破產的困局。

比如,瀋陽機床快速發展的幾年,銷量大增的背後,利潤卻沒多少。數據显示,沈機一台賣35萬的機床,僅是購買德國西門子、日本發那科的數控系統就要花28萬,如果再加上後續的系統維護、升級費用,瀋陽機床基本無利可圖。

核心技術缺失、國外企業打壓是外因,“十八羅漢”們的失敗,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自身發展戰略、經營管理,經營體制未能匹配市場競爭的要求,甚至與產業規律背道而馳。這也進一步令其研發與經營狀況雪上加霜。

機床業是高技術門檻、強調專業分工,而且需要長期積累的典型,日本發那科、德國西門子等企業都是長期集中力量,聚焦做單一領域的冠軍。而中國機床企業,但凡有了一定的成績,就會走上貪大求快的道路,沈機、大機都是因此走入“萬劫不復”的艱難處境。

比如,瀋陽機床曾砸出10多億打造出世界上第一款智能化、互聯化數控系統——i5,並在i5推出后推出i5數控機床。時任瀋陽機床集團董事長關錫友甚至提出要把i5鍛造成機床業的“蘋果”,顛覆機床業商業模式的宏圖,但最終卻被證明是步子邁太大:到2016年年初,i5已獲得10000台超級訂單,但當年瀋陽機床卻巨虧14億元。

導致巨虧的原因集中於兩點:一方面,為了快速佔領市場,沈機定下以租代售的策略,結果導致入不敷出;另一方面,沈機還長期短債長投搞研發與擴張。僅2017年,沈機實施了92.51億債轉股,依然難解現金流枯竭和債務暴雷。

而完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連機床,則不但打着“像造汽車一樣造機床”的口號,大幹快上,還造假騙貸融資,最終捅出數百億債務窟窿。

路在何方

2013年,在國家科學大會上,兵器工業旗下的武重集團,憑藉七軸五聯動重型機床,斬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這部最大加工直徑8.5米、承重160噸、定位精度0.025毫米的國之重器,歷時10年打造,能將巨型螺旋槳的聲響,控製得與安靜大洋的背景噪音不相上下。

這重大破局,除了武重不計成本的投入,還有華中數控、大連光洋等校企、民企的創造。

華中數控,1994年一成立,就發誓要攻克當時最先進的五軸聯動數控系統。如今,華數不但激活了武重的戰略重器,更在軍工、航天、汽車、造船等高端製造領域大顯身手,還打造出全球第一款AI數控系統。

大連光洋,則是民企中的大國重器。20多年來,通過“破產式”研發,從軟件干到硬件,鑽透了數控系統、關鍵零件、機床整機的全產業鏈,核心技術自主率達到不可思議的95%,讓很多業內人士都感覺不可思議。

但即便這些優秀的企業,依然面對很多棘手的問題,比如資金問題。

2012年-2019年,華中數控扣非凈利潤全是負數,凈利潤靠政府補貼撐門面,股民還曾因此高喊要前董事長陳吉紅下台。大連光洋還未上市,但從其旗下擬登陸科創板的科德數控可知,其經營現金流三年為負,存貨、應收賬款高企,資金壓力巨大。

有人因此大聲疾呼,國家應該趕緊救救機床業,畢竟,這是一個製造大國輸不起的領域。

實際上,中國的扶持政策也接連不斷。

1999年,國家對數控機床增值稅實施先征后返,歷時10年之久。

2009年,科技部、工信部啟動“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製造裝備”重大專項。

2019年11月18日,財政部背景、註冊資本1472億的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基金成立。這個“製造業大基金”,將以更市場化的強力方式,助力製造業關鍵突破,並立即調研了華中數控、敏嘉製造等機床企業。

相比政策,業內人士最期盼的是,要給中國機床企業更多的市場機會。也就是說,除了資金扶持的輸血,更要給中國機床業加速造血的機會和環境。

中國高端數控機床在重點領域大都已能自主,但長期沉澱的品牌形象和觀念,依然讓中國自主的高端數控機床被排除在某些市場之外,包括本土企業,也都更傾向購買外資產品。

連武重、華數這樣的企業,都坦言“給錢不如給市場”,呼籲能多給中國機床企業“上牌桌”的機會。因為如果產品做出來沒有市場,便很快不能再有產品出來了。

總的來說,業內普遍的共識是,中國機床業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必須“拯救”。一些專家學者,也為加強機床業的發展開出了“藥方”,核心包括:

第一、加速高端數控機床的國產化替代。在戰略新興產業、國家重點項目中,可以明確規定:優先採購國產高端機床;在市場環境下,運用市場化補貼,鼓勵製造企業優先選用國產高端機床,讓那些有創新、能突破的機床儘快脫困,形成利潤正循環。

第二、用投資方式,打造小而精、世界級的全產業鏈集群。機床業缺錢、缺人、缺技術,但科創板和“製造業大基金”的設立,為破解困境提供了絕佳方案:先通過“製造業大基金”,精選培育一批專、精、特、新的機床細分冠軍;再通過科創板上市的財富效應,聚集高級技術、高端人才,打造出中國機床業小而精的全產業鏈集群。

第三、用關鍵突破手段,提升中國製造的整體水平。一些關鍵痛點,看上去是機床業不爭氣,實際上是製造業的整體性短板。像軸承、螺釘不耐磨,背後是冶金技術不過關;數控系統不好用,背後是軟件算法不精深;高端機床的專用芯片,國產的集成低、功耗大、價格貴,完全是半導體行業的鍋……破解機床業的關鍵痛點,需要中國製造整體能力的一次涅槃重生。

如此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中國機床業或能迎來轉機。

【本文作者熊劍輝,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專辦屏東汽車借款,免留車快速借貸平台

台北汽車借款流程有哪些?

※更多中山區汽車借款,大同區汽車借款合法借貸公司一覽表

※懶人包!讓你更了解台北當鋪,台北汽車借款,台北機車借款,台北借錢相關借貸流程!

※有人試過刷卡換現金嗎?哪裡可刷卡?

桃園支票借款是最有效率的借錢管道

新北黃金借款合法優質老字號當舖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