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的半導體騙子_台中汽車借款

屏東機車借款這麼多間,哪一家才是有政府立案呢? 

在屏東地區汽車借款、機車借款,三免車貸:免留車、免抵押、免保人/ 30分鐘內可撥款完成。

“舉國之力,村村點火,戶戶冒煙”。

演技拙劣卻屢試不爽,半導體圈的南郭先生們還能濫竽充數多久?

2006年,國內半導體圈的一起騙局震動中外。

誰也沒想到,身為上海交大微电子學院院長、“長江學者”、第三屆“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的陳進竟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

2000年6月,國務院發布《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18號文),國家863、973計劃、“中國芯”工程多線開工,國內半導體技術浪潮達到頂峰。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海歸博士陳進,帶着摩托羅拉半導體總部芯片設計經理、高級主任工程師的光鮮履歷,甫一回國便直接被上海交大選做國家863項目——漢芯DSP芯片的研發負責人。

2001年,陳進組建了芯片與系統研究中心。僅僅16個月後,便宣布“漢芯1號”研製成功。

“漢芯1號”宣稱採用了0.18微米先進工藝,集成了250萬個元件,具有32位運算處理內核,每秒運算能力高達2億次。

這樣的技術水準甚至超越了同期的英特爾(intel),堪稱世界頂尖。

陳進和他主導研製的“漢芯1號”一下子成為全球焦點。不過,在一片拍手稱讚聲中,也不乏一些質疑聲。

2003年2月26日,在“漢芯1號”發布會上,多位政府官員都來捧場,全球近百家媒體到場,見證這一中國芯片“崛起”的時刻。

在發布會上,多名院士以及“863計劃”集成電路專項小組負責人組成專家鑒定組,對“漢芯1號”進行了權威的技術鑒定,鑒定結果為:

“漢芯1號”及其相關設計和應用開發平台,屬於國內首創,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至此,再也沒人懷疑“漢芯1號”的真偽。

“漢芯1號”被視作中國半導體發展的里程碑,陳進也成了“民族英雄”。

隨後的十幾個月里,陳進和他的團隊又先後推出了漢芯2號、漢芯3號和漢芯4號。

一時間,陳進可謂風光無限。掌聲、鮮花、顯赫的頭銜和巨額的研發經費應有盡有。甚至有媒體預測,用不了幾年,他就能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直到2006年1月17日,美夢才戛然而止。

叫醒他的是發布在清華大學BBS論壇上,一篇直指“漢芯1號”造假的匿名文章。

文章一經發布,便炸開了鍋。

1月28日,科技部、教育部會同上海市政府成立的專項調查組宣布:“漢芯1號”造假基本屬實。

曾經的英雄成了過街老鼠,“漢芯1號”的騙局也被徹底揭開。

2002年,陳進托摩托羅拉的前同事,從摩托羅拉的工作站下載了DSP56800E芯片的源代碼。然後又從美國請了一名同學負責設計,從蘇州請了一位朋友負責系統。

所謂的研發中心,工作重點其實就是根據這段源代碼將摩托羅拉的芯片仿製出來。

陳進還是低估了芯片研發的難度。拿不到摩托羅拉授權的芯片調試接口,做出來的芯片根本沒辦法運行。

但發布會迫在眉睫,陳進又啟動了B計劃:2002年8月,他讓在美國的弟弟購置了10塊DSP5685的芯片。

收到芯片后,他找來當初給研究所裝修的上海瀚基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讓他們幫忙打磨掉芯片上摩托羅拉的logo,然後再加上自己的logo。

就這樣,幾個民工靠一雙巧手打磨出了被視作中國半導體發展的里程碑的“漢芯1號”。

據統計,幾年時間里,陳進累計騙取研發經費達到11億元。

後來的調查显示,陳進的履歷也是假的,簡歷中他曾是摩托羅拉半導體總部高級主任工程師、芯片設計經理,實際上他只是一個高級电子工程師。他在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的是芯片測試相關專業,對芯片設計一竅不通。

身敗名裂的陳進自此遠遁海外,銷聲匿跡。

不過,陳進一定也沒想到,十幾年後,他的“徒子徒孫們”,用類似的把戲照樣騙得風生水起,且屢試不爽。

在沉默數年之後,國內半導體產業再次進入快車道。

2014年6月,國務院印發《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將集成電路產業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9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設立,一期募資1387億元。

從合肥長鑫、晶合、南京台積電、無錫華虹第二基地,到廣州粵芯、成都格芯……一時間,全國二三線城市開始密集上馬一批半導體項目。

看準這個機會,李雪艷拉上朋友曹山準備搞一筆大買賣。

在此之前,二人均沒有半導體從業經歷。李雪艷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干過生態科技、賣過燒酒、辦過餐館和建過園林,甚至還賣過中藥,但都是些小生意,最大註冊資本僅400萬元。

二人看準了武漢。

武漢是半導體產業重鎮,依託長江存儲、武漢芯片等100多家半導體企業,形成了以存儲芯片、光电子芯片、紅外芯片、物聯網芯片等為特色的國家級“芯”產業基地。

當時,試圖打造“芯屏端網”萬億產業集群的武漢,正在緊鑼密鼓地投資和籌備新的半導體項目。

項目計劃總投資1280億元、邀請行業大拿坐鎮、主攻14nm工藝,項目啟動一年後將拿下7nm,產能將達到每月3萬片……

當時,全世界僅有台積電、三星具備7nm芯片量產能力。而1280億的投資也是武漢有史以來最大的投資項目。

二人的豪言壯志成功打動了武漢市招商局。

2017年,雙方合資成立武漢弘芯,註冊資本為20億元,李雪艷和曹山控股的北京光量藍圖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武漢臨空港開發區工業發展投資集團持股10%。

不過,武漢弘芯實際到位資金只有武漢臨空港開發區工業發展投資集團的2億元,大股東光量藍圖是在武漢弘芯註冊前十幾天才剛剛成立的,且至今沒有投入任何資金。

按照規劃,項目分兩期建設:一期工程於2018年初開工,總共投資520億元,2019年7月廠房主體結構封頂;二期工程於2018年9月開工,投資額760億元。

2億元顯然不足以支撐武漢弘芯前期的廠房建設,窟窿要怎麼補?

為此,李雪艷二人又找來了第二個夥伴——總承包商武漢火炬,承擔給武漢弘芯輸血的任務。

武漢火炬一方面將資金壓力分散到下游承包商;另一方面主動幫助武漢弘芯貸款。

項目分包商武漢環宇法定代表人王立銀後來爆料稱,2018年9月,火炬以武漢弘芯的工程項目,向武漢市農商行貸款2億元,隨後將2億元貸款打入武漢弘芯賬戶。火炬甚至還為弘芯墊付了1100萬元利息,討要多次后才拿回了這筆資金。

項目總算順利動工。李雪艷等人打的如意算盤是:只要項目可以撐到國家半導體產業大基金以及其它股權基金注資,就盤活了。

怎奈資金窟窿實在太大。

2019年,因被拖欠4100萬元工程款,項目分包商武漢環宇將武漢弘芯和總承包商武漢火炬告上法庭,武漢弘芯賬戶被凍結,二期價值7530萬元的300多畝土地也被查封。

因為二期工程未完成土地調規和出讓,缺土地、環評等材料,以致於影響到國家半導體產業大基金以及其它股權基金等無法導入,資金鏈徹底斷裂。

2020年8月,在《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中,武漢市政府明確指出: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

隨後,武漢市東西湖區官方回復:經區商務局投資協調管理調查,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因為資金鏈問題,項目暫停了。

至此,武漢弘芯的千億投資徹底幻滅。

事實上,在此之前,媒體已經多次報道武漢弘芯的資金鏈問題,但都被其“巧妙化解”。

台中汽車借款找誰辦最快速?當日可撥款!

台中永利當舖提供台中汽車借款、機車借款、大額代償、降息轉當、現金週轉

第一次靠業界大拿。2019年,武漢弘芯力邀行業大咖蔣尚義加盟。蔣尚義曾是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的左膀右臂,在圈內素有“蔣爸”之稱。蔣尚義退任中芯國際獨立董事,赴武漢弘芯任職,引來行業矚目。

第二次靠先進設備。2019年12月,武漢弘芯高調宣布引進“國內唯一一台能生產7納米芯片”的ASML光刻機,幫助其掩蓋了資金困境。但天眼查显示,2020年1月20日,武漢弘芯將其抵押給了武漢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東西湖支行,換取貸款5.8億元。

《武漢市2020年市級重大在建項目計劃》披露,截至2019年年底,弘芯已累計完成投資153億元。

也就是說,在幾乎零投入的情況下,李雪艷等人撬動起了153億的龐大資金,半導體的號召力可見一斑。

武漢弘芯的鬧劇並非個例。

2016年,號稱總投資450億的南京德科碼半導體項目成立,在南京、淮安、寧波三市落地。公司從中芯國際和華虹半導體挖了不少人,主攻千元機的圖像傳感器芯片。

今年7月,公司宣告破產,三地項目全部爛尾。

與弘芯一樣,大股東也是空手套白狼,建廠房、買設備的資金基本都來自地方政府。

2017年,成都用一系列優惠政策強勢引入全球第二大芯片製造廠格芯,項目計劃總投資100億美元。廠子建好了,從新加坡引進的二手設備也到位了,結果還沒生產出一顆芯片,成都格芯就成了棄子,全面停產。

……

其實這些騙局,套路並不高明:

第一是喊口號,氣勢一定要足。

動輒投資上千億,芯片封測、設計、製造一把抓,“一年趕英超美,三年世界第一”。

第二是請大咖,不計代價挖人。

從中芯國際的張汝京到展訊通信的武平和陳大同、兆易創新的朱一明,這些回國創業的行業大拿幾乎撐起國內半導體事業的半壁江山。

很多時候,一個行業大拿就能左右一個項目的成敗。地方政府看到了這一點,這些試圖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們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於是不計代價地挖人。

弘芯不僅天價挖來芯片業教父級人物蔣尚義,後來挖工程師,也是動輒年薪200萬。

第三是買設備。

受制於“瓦森納協議”,中國進口半導體設備通常要比國際最先進水平落後3-4代,而且基本都是國外廠商退下來的二手設備。但即便如此,也夠他們大做文章了。

引進ASML光刻機時,弘芯宣稱衝破了美國封鎖,還專門搞了個進廠儀式,“弘芯報國、圓夢中華”幾個大字看得人熱血沸騰。

目標、人才、設備一一備好,然後就是等着各地政府上鈎,出地、出錢搞建設了。

2014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出台後,各地政府一哄而上重金布局芯片產業,希望抓住下一個產業風口。

“狼多肉少”,好項目成了香餑餑。為了爭取項目,各地紛紛拿出最好的土地和金融政策,以示誠意,南郭先生們這才有機可乘。

今年的全球PE論壇半導體專場上,聯想創投合伙人宋春雨分享了一個半導體案例:創始人只融10億人民幣,但已有20億的錢在賬上,於是要求投資機構不做盡職調查就投入。

“機構不做盡調就去給錢,是很不正常的一種行為。任何一個行業做到這個份上,都是過熱的信號”,宋春雨說。

IC Insights數據显示,截至2018年,我國半導體行業投入已經達到110億美元,超過歐洲與日本的總和。

今年上半年,全國各城市上馬半導體項目達到140個。截至8月份,中國有近萬家企業轉投芯片行業。

▲圖片來源:經緯創投

在產業政策的引導下,“舉國之力,村村點火,戶戶冒煙”,難免搞得“一地雞毛”。

可怕的是,儘管頻頻爆雷,這些蹩腳的套路仍在高速複製和擴散。

2019年1月,武漢弘芯的發起人之一曹山退出了光量藍圖。與此同時,他用幾乎同樣的手法又創立了逸芯集成技術、雲芯國際、天芯硅片、泉芯集成等數家半導體企業。

與武漢弘芯一樣,泉芯集成高薪挖角台積電原高管夏勁秋,計劃投資數百億元,也是做14nm以下先進製程。

同樣的套路,卻依然吸引了濟南國資委的加盟。

2018年以來,中 美科技“脫鈎”加速,美國頻頻在半導體領域卡中國企業的脖子。

這是一場必須拿下的科技戰。

正如,1949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中寫的那樣:“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在國產替代的大邏輯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前景一片大好。

▲圖片來源:經緯創投

這些年,國內半導體產業加速補課,雖然與國際最先進水平仍有很大差距,但也湧現出了中芯國際、珠海炬力、長江存儲、紫光展銳、匯頂科技、華為海思、瀾起科技、兆易創新等一大批優秀的半導體公司。

▲2019年以來,半導體指數漲幅超過100%

而類似“漢芯1號”、武漢弘芯這樣一出又一出騙土地、騙財政、騙資金的鬧劇,無疑造成了海量的資源浪費,同時沉重打擊行業信心。

當初,漢芯事件對中國半導體的傷害仍歷歷在目。

2006年,中科院計算機所自主研發出的龍芯二代,已經達到同時期美國英特爾CPU50%的性能水平,而且能夠在很多場景進行應用。

然而漢芯事件曝光后,龍芯被連累,網上盛傳“漢芯龍芯中國芯,芯芯造假”,一些客戶因為擔心龍芯也是“掛羊頭賣狗肉”,轉頭購買其他品牌的芯片;國家芯片項目扶持資金也全面叫停。

“計算所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支持龍芯的研發”。

幸虧時任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所長李國傑院士給予了龍芯無條件支持,用研究所的研究經費支持龍芯,龍芯這才勉強熬過了冬天。

到2010年國家芯片扶持基金再度下撥時,龍芯課題組已經從計算機所里預支了超過8000萬的經費。

龍芯是幸運的。但在2006年至2014年的數年間,受漢芯事件影響,中國半導體產業從材料、芯片設計、芯片製造,到封測、製造設備等方方面面的投資基本停滯。

數不清的的半導體企業,沒能熬過那個冬天。

半導體行業確實是一個靠技術和資金堆積起來的行業,但這並不意味着砸錢就能解決一切。

市場越喧囂,越需要冷靜。大批熱錢湧進半導體領域,並不會改變半導體投資規律:投資周期依舊很長,這依舊是個“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行業,不能用百米衝刺的方式去跑馬拉松。

從日韓的經驗來看,單靠拿錢雇一堆人的模式是打不贏的。最後跑贏的基本都是十年以上的行業老兵。

很多時候,落後也不是因為不夠聰明,反倒是因為太過聰明。半導體產業需要的不是像陳進、李雪艷這樣投機取巧的“聰明人”,需要的是願意破釜沉舟,十年磨一劍的“傻瓜”。

所以,別總想搞個大的:“一年趕英超美,三年世界第一。”

貪多嚼不爛,還可能反胃。

【本文作者楊凱,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想知道哪家台北當舖,台北汽車借款,台北機車借款,借款利息比較低呢?

不限車齡,不限車種,分期車,貸款車都能輕鬆週轉不必留車機車借款

您可能也會喜歡…